当前位置: 首页>>走进五师>>旅游>>正文

醉胡杨

时间:2018年02月24日

作者:王海生(湖北省援疆干部)

编辑:赵静静

来源:北疆开发报

点击量:

胡杨遍布天山南北,无论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、伊犁河谷,还是博斯腾湖、喀纳斯湖边多有分布,艾比湖湖畔胡杨林更是新疆著名一景。春夏季节,胡杨和其他绿树一样,平淡无奇。每年秋后,胡杨树才会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奉献出来,阳光下,黄得张扬,秋风中,黄得沧桑。当秋天最后一束阳光没落,冬风压住残留的温度时,胡杨一下子褪去华丽的盛装,只剩光秃秃的树枝,铁虬银枝,古朴遒劲,恰似一幅悲凉的塞外行军图。

一直想约着好友去看胡杨,由于工作的原因,却一直难以成行。上天总有乐善好施之德,总会眷顾那些心有执念的游子。2017年,我到新疆后的第一个秋天,一天去团场忙完公事回驻地,有人指着路边一片枯树林告诉我,那就是胡杨。抬头一看,心里既兴奋又失落,兴奋的是,终于见到成片的胡杨林了,失落的是,许多胡杨树叶已随风而逝。

我请驾驶员停下车,站在道路旁边观赏这片胡杨。果然体会到书上说的胡杨的独特之处。落光叶子的胡杨和枯死不倒的胡杨,更能给人一种心灵上的震撼。而乌鸦栖落在胡杨的枯树残枝之上,也正好应了“枯藤老树昏鸦”之景,给人一种“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惆怅。

胡杨树的落叶时间是与树龄有关的,树龄越长,落叶时间越早。一路上我看到有一些树龄较短的胡杨,还是戈壁飞石疾马追,一树黄叶待风吹。看着戈壁滩上零星挂着黄叶的胡杨,我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诗“钟山风雨起苍黄”,我冒昧地改成了“戈壁胡杨起苍黄”。我不时下车体会不同于内地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西域秋景。

走在上下班的路上,看着道旁树叶枯荣;坐在办公室,看着窗外季节变换。“秋意浓,离人心上秋意浓,一杯酒,情绪万种。离别多,叶落的季节离别多。”离开温暖的武汉刚到新疆的时候,还是白雪皑皑,万木萧瑟。历经一春一夏的枯荣,海棠花开花落,果实累累,送走迟暮的秋天,最后一片枯叶落地,我们迎来了2017年冬天的第一场雪。

0

推荐阅读
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